中国股市牛市背后——押注国企改革

华尔街日报   2015-02-09 本文章153阅读

 近日,《华尔街日报》驻北京的资深记者对睿信董事长李振宁先生进行采访,报道详细内容参阅如下。
     注:以下文章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去年中国经济增速降至近四分之一世纪以来的最低水平,并且动能还在下降。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估计,明年印度的增速可能超过中国。

      然而中国股市却在高歌猛进。去年下半年上证综合指数飙升了60%。尽管此后股市有所降温,但近年来曾经是全球最差的股市现在已经成为表现最好的市场之一。

      自1990年诞生以来,中国股市就被称为一个大赌场。那么这轮涨势是否是中国经济引擎熄火之前的孤注一掷?
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场赌博。中国房地产市场已经不堪供应过剩而滑坡。房地产市场的崩溃可能会在整个金融市场引发连锁反应;此外地方政府也凭借过⾼高的地价而大规模举债。

      但中国房地产市场崩溃是小概率事件。更有可能出现的情境是中国政府通过释放之前暗藏的“活力之源”来抵消经济的放缓。到目前为止,最具潜力的源泉之一是备受优待的国有企业。

      让国有企业与更加灵活的民营企业展开竞争将迫使他们提高效率。再加上金融自由化,这些可能对股市构成明确利好。

      斯里尼瓦桑(Nikhil Srinivasan)称,这个国家将要经历变革。斯里尼瓦桑为保险业巨头忠利保险(Assicurazioni Generali S.p.A., G.MI)管理约5亿欧元的资产。

      斯里尼瓦桑在中国市场此轮上涨前很久就买入了中国股票,他说自己这次的投资表现非常好。他称,搅局的人全都因做空中国而亏钱;而现在正处于两到三年的牛市期中,投资者希望参与其中。

      对冲基金Rising Venture Investment Corp.的董事长Li Zhenning也表达了同样的乐观情绪。

      尽管Li出售了个人所持20多间房产中的一部分,并买入股票,不过他预计中国房地产市场不会崩盘。

      Li认为,中国目前正在经历国有行业“彻底变革”的阵痛阶段。

      国有企业占上海股市市值的一半多一点。Li提到了国有企业高管股票期权激励计划等创新举措,以及鼓励一些大型国有企业引入更多私营资本这一更为近期的措施。比方说,石油巨头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China Petroleum & Chemical Co.)计划将旗下加油站和便利店的一部分股份出售给一个财团,这个财团内包括互联网巨头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市场多头是有其道理的,尽管有些时候他们会夸大目前正在进行的国有企业改革力度。到目前为止这一改革还只是尝试性的。

      实际上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近年来中国的产业政策是失败的,而政策路径调整可以给整体经济注入“兴奋剂”。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资深研究员拉迪(Nicholas Lardy)在他所着的  《民进国退》(Markets Over Mao)一书中写道,令西方跨国公司感到担心的中国政府培育“国家冠军企业”的努力,造成了国内资源的极大错配。他写道,平均来说,国有企业资产回报仅为其资金成本的不到一半,不仅没有对经济带来提振,反而成为拖累。

       拉迪认为,最大的进展将来自服务领域的开放,服务业是国家完全主导的最后几块堡垒之一,包括银行、保险等金融服务业以及电信行业。

       那么这种情况可能出现吗?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习近平领导下的政府对于扩大国企改革试点是严肃的。毕竟这届政府已经承诺将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

      很多人认为,中国正全力驶入“国家资本主义”的轨道,但恰恰相反,过去10年国有企业从经济各个领域稳步撤退,虽说资源大量流向一批享受特权的国企之中。换句话说,没有让人信服的意识形态理由能够解释,民营企业不能进一步向前发展。

      按照拉迪的说法,从制造业到建筑业到零售业,民营企业已经基本取代了国有竞争对手的地位。

      然而中共若要进行更加激进的改革,就得克服强大的利益集团带来的阻力。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习近平的反腐行动把火力集中在国企占主导地位的行业:他是在削弱抵抗势力。能源行业已经受到了打击,现在的目标行业是金融服务业。周一,北京银行(Bank of Beijing)宣布一名董事会成员正因可能严重违纪接受调查。

      因此,中国股市的牛市是否能继续,与其说取决于房地产市场,不如说取决于习近平反腐行动的成败。而这次行动的目的之一就是推动老派的国企进行改革。
(本栏目作者Andrew Browne是《华尔街日报》驻北京的资深记者和专栏作家。文中所述仅代表他的个人观点。)

下载原文